无标题文档
您当前位置: 文化玉溪
许名臣与那嵩抗清
[ 玉溪旅游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30 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 ]


元江县城的莲池鸟瞰


在元江县城的莲池边上,正面立有元江县政府于2011年立的《许名臣殉难处》石碑,背后嵌有1915年由云南都督府蔡锷题赠、袁嘉谷拜书的《前明伟人许名臣将军成仁处》石碑。

今天,在元江县城的莲池边上,我们还能看到元江县政府于2011年立的《许名臣殉难处》石碑,背后嵌有1915年由云南都督府蔡锷题赠、袁嘉谷拜书的《前明伟人许名臣将军成仁处》石碑。许名臣本是石屏人,按理来说与元江关系不大,可是,在三百多年前的那嵩抗清中,却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,为元江的明清史写下了悲壮的一笔。

蔡锷题赠袁嘉谷拜书的碑文

蔡锷题赠、袁嘉谷拜书的碑文《前明伟人许名臣将军成仁处》全文如下:“公讳名臣,字见还,石屏人,前明右军都督同知,挂赞明怀德将军印。抚桂王赴缅甸回滇起义,意在合李定国并土知府那嵩三路进攻兵吴三桂。事泄,兵败城陷,那嵩全家义焚。公潜身梓潼观池中,以莲杆通呼吸。复为三桂兵所觉,入而获之,遂受其害,时顺治十六年冬十二月念八日。方今民国成立,追慕其忠,爰书以志之。任命经界局总长前云南都督府蔡锷题赠,同邑袁嘉谷拜书。民国四年三月十一日吉旦。”

读碑可知,倡导立碑的人是近代著名军事家和爱国主义者蔡锷将军。他与云南讲武堂总办李根源发动了震惊中外的“重九起义”。义军建立新政权,蔡锷任云南都督。1913年,辛亥革命的成果被袁世凯窃取,蔡锷被调至北京。1915年蔡锷与梁启超策划反袁,潜出北京沿滇越铁路经蒙自返回昆明,12月在云南组织护国军起兵讨袁。袁死后,蔡锷任四川督军兼省长。同年,时任云南都督的蔡锷听说许名臣的抗清事迹,深为其“反清扶明”之壮举所感动,便慨然为许名臣“殉国成仁”处题字立碑,以弘扬许名臣可歌可泣的民族精神。

以“反清扶明,匡扶社稷”为己任

碑中的许名臣是明末清初人,原为明朝崇祯年间石屏州廪生,因见天下动乱,忧心如焚,愤然投笔从戎,曾随都督龙在田赴湖北、贵州水西等地征剿农民起义军,以军功升为总兵、右都督同知,后因率师勤王,挂怀德将军印。

顺治十六年(1659年)秋,永历帝败逃云南。那嵩联合延长伯朱养恩、将军高应凤、石屏总兵许名臣、土司龙赞阳等前明将领部队,“反清扶明,匡扶社稷”,互为掎角之势,共同抵抗清军,牵制吴三桂于石屏境外。吴三桂督师至石屏,土司龙荣率其婿沐显忠赴阵前求降,那嵩兵力骤减,成瓦解之势,战局失利,乃至以攻为守。

当吴三桂兵近临安城时,许名臣率部撤出临安城,经石屏直奔元江与那嵩会合。继而吴三桂以重兵包围元江府城,吴自恃兵多将广,妄想迫使那嵩屈服于军威之下,采取许愿、诱降的方法,将劝降书束在箭上射入城垣,开导那嵩只要献出许名臣和高应凤二将,永保那氏父子世袭厚禄。

那嵩勃然大怒,竟把诱降书撕成碎片,登上城楼依样以书束于箭头射出城外,痛斥吴三桂的卑鄙行径,历数吴逆入关后的滔天罪恶,并在封面上署“山海关吴三桂开拆”八字,表明“忠臣不事二君”之意——“吾与许、高两将军,联明抗清,荣辱与共、生死相依……岂能与你吴逆等同看待!”骂得吴三桂狗血喷头、体无完肤、无地自容、狼狈不堪。吴三桂恼羞成怒,开炮轰城。那嵩父子指挥部属,与清军短兵相接、战斗不息,终因敌众我寡,“士民多巷战死”。相持三月,那嵩目睹“粮尽人相食”,无法挽回败局,“与其束手就擒,不如以身殉国”,遂与子焘、弟山华等家人登楼自焚。时为清顺治十五年冬。

力竭士民犹巷战,当年忠义足匡时

石屏总兵许名臣、元江总兵皮熊及其婿赵默在那嵩父子殉节、三军将士损失殆尽的最后关头,为那嵩气壮山河的节义所感,没有弃城败走,仍与清军死战。面对破城清军,许名臣潜入城中梓潼观莲花池底,用一空心莲杆呼吸,暂避清兵锋芒,以图东山再起。吴三桂率兵四处搜捕,终无所获。正疑惑之际,清兵发现莲花池内枯荷无风而动,似觉水中有人,便以乱箭射入池水,见水中涌起阵阵殷红,便知有人潜入水中匿藏。清兵乱箭齐发,许名臣当即被箭射死于池中。

元江总兵皮熊及其婿赵默在血战中被清兵绑缚,吴三桂劝其投诚,皮、赵“背立不顺命”,毅然“索纸书绝命词”,昂首挺胸走向刑场“就戮”。那嵩举义,死者万众,今元江东岸栖霞山麓有“万人冢”遗址。

清计六奇《明季南略》记载:“明延长伯朱养恩、将军高应凤、总兵许名臣、土司总兵龙赞阳等前皆归降,至是复与元江合,许内应定国。九月二十一日,三桂自云南出师至石屏州,土司总兵龙荣率赘婿黔国公之子沐显忠赴军前。那嵩等负固元江,十月初六日三桂率满、汉兵围其城;十一月初六日破元江,那嵩合室自焚。”

面对强敌,那嵩和许名臣部奋力拒敌,几经浴血奋战,终因寡不敌众而惨败,抒写了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。后人刘达武有感于此,曾经写下《莲池曲》一诗赞曰:

老濞屋明社,劲草出山泽。

莲干通呼吸,一息存国脉。

天命不可活,水底毕臣节!

又有邑人彭松森有诗吊曰:

孤城竟敢抗王师,大厦焉能一木支。

力竭士民犹巷战,当年忠义足匡时。

沙虫悉化尽英雄,贵贱同归一垅中。

寒食清明谁凭吊?年年鬼哭夕阳红!

(玉溪日报记者  饶平  文/图)


编辑:韩娅娇
分享到:
版权所有 玉溪旅游网(www.yuxitour.com)
主办单位:玉溪市旅游发展委员会 网站备案 滇ICP备15002224号
制作单位:玉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