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您当前位置: 文化玉溪
一个小渔村的人文传奇
[ 玉溪旅游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7 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 ]

□  谢志舟

“山如屏矣水如神,山水兆祯祥,应见地灵人杰;诗可诵兮书可读,诗书垂世泽,奚啻俗美风醇。”这是旧时悬于禄充杨氏宗祠内的一副楹联,很好地囊括了禄充山水之象、人文之气。

地灵人杰,用在禄充,实在精括。古人把天人关系看得透辟,只四字,道出玄机。禄充的确秀灵剔透,占尽天然华采。而与这天然华采相辉映的,是光耀了几百年的人文盛事。道光《澂江府志》上说,山水清淑之气,锺而为人物,人物出而山水愈重。故反过来说,人杰地灵,便成为天人相生相成的妙谛。

禄充,因山水而秀;禄充,因文化而灵。浓缩了天地的精华,辉耀着文明的祥光。

如果说,文化是禄充的精魂,而孕育这精魂的,则离不开这方山水。一方山水养一方人,这是不错的。禄充的山水,聚奇、秀、灵于一隅,是风水福地的完美浓缩。村前的一泓碧湖,洋洋乎别开生面,荡荡乎风生水起,这自不必说。单考量这里的山,“麒麟望金钟,笔架对五峰”道出了禄充的山景。位于西面的五峰山,一山五峰,雄浑饱满,聚秀为屏,使禄充气候更加温润,春花开得更早,绿叶常年不凋;村右有山名麒麟,巍然耸峙,大气磅礴,自西南几十里逶迤而来,到禄充戛然而止,状如神兽麒麟盘踞。禄充有麒麟抖身子落鳞甲(石)而必出贵人的传说,虽为附会之愿,但也深藏着一个隐喻,麒麟山乃是护佑禄充的神灵之所。与麒麟山遥相呼应的,是位于村西北的金钟山。此山一山四形,因山势尖峭突兀,孤峰屹立,直触云天,名“涌拔”,俗称尖山;从东面远眺,形似一尊巨佛,安然静坐,临水照影,超出尘外;于北面观瞧,宛如新笋出土,清丽俊逸,故成澂郡一景“玉笋擎天”;而以禄充方向观之,则如巨锺悬云,气韵独绝。古有撞钟得福之说,它是禄充“福地”的象征。郡人耆儒更独钟此山的文笔之相,认为此山玉峰尖毫,形似巨笔,主澂郡文运昌隆气象。康熙名臣赵士麟“我醉风吹烟雨散,手探彩笔写青天”写的就是玉笋山;清末状元石屏人袁嘉谷先生亦有诗赞此山:“碧云天外一峰高,妙入丹青仔细描。何似故乡南郭远,金钟山翠梁吟毫。”而仅得此三山,已是禄充之天赐厚爱。然而禄充的物华天宝还不仅于此,在村之左、水之岸,偏偏还屹立着嶙峋秀骨的一带峰峦——笔架山。麒麟山以神兽得名,自然充盈着汉文化趋祥祈福的古老心理沉淀;而笔架山无论从正面、反面看,娟娟三峰,真真实实酷肖文房四宝的笔架,没有丝毫穿凿附会,这不得不说,天地造型,鬼斧神工,精巧玲珑,令人感叹莫名。山如其名,她天生丽质,兼女子的娟秀、文人的灵气于一身,是天水之涯温柔的一抹,是笔落惊风的原点。更绝的是,紧依笔架的,是一个团团圆圆的小山丘,禄充人说,那是砚台,于上俯察,果然圆润如砚!而平展透亮的抚仙湖,正如一纸素宣,接天连云。如此一来,禄充区区一隅,却荟萃了中国文化的精粹——文房四宝,有如先贤鸿儒的书斋,氤氲着翰墨书香。“青峰远峙入湖清,秀骨嶙峋净若莹”。南北西三面环山,加之东面的万顷烟波,湖岸的苍苍古榕,使禄充有山抱水环之势,得风水之大象。

所以,囊括奇山丽水的禄充注定要出才俊,而且不是一个两个,是一批,像拍在村前沙岸上的春水,一波接一波,后浪推前浪。有清一代,楞生生一拨一拨冒出几十位金榜题名的“大秀才”!尤其乾嘉年间,短短几十年,中进士而点翰林者,居然占了江川县(禄充旧属江川县)独一无二的位置,也就是说,好几届科举考试,整个江川县荣登金榜的,只有禄充人!整个清代,全江川县总共出过三位翰林,而禄充籍人就占了两位,全县出进士九名,有三名出自禄充。这真是一朵奇葩,更是一个奇迹,一个文化奇迹。

禄充,正是山水即文章,童叟皆诗人。有这样一个传说:一官员路过禄充,被这里的美景吸引,坐在湖边小憩赏景,官员与随员议论:如此风水宝地,当出俊杰,然而此地偏僻,与世隔阻,恐怕连读书人都没有。此话恰被旁边一放牛老翁听见,老翁也不言语,提起牛鞭在沙滩上写下一副对联:“水抱山环,蓑雨蒲帆皆画意;地灵人杰,麟书笔架振家声。”写罢吆牛而去。官员一看,字体狂草,恣肆挥洒,文气贯通,才情飞扬,被惊得目瞪口呆,赶快对随员说:此地藏龙卧虎,不可久留,快走快走。正所谓“地与文章争气势,天于樵牧混英雄”。这里得天地厚赐,吸纳山水精气,故人人透着灵性,家家崇尚文风。据说过去全村几十户人家,家家子弟都读书识字,能说会写,每年春节都自写楹联,不用求人。只有一户刚从外地迁来,人有些愚顽,自己不能写对联,也不求人,只把两条红纸贴上门楹,满街秀才看着刺眼,便轮流为其写春联,最终感动外乡人,把子女送去读书。这样的风气延续了几百年。

由此,我们可以知道禄充之所以成为一个人文兴盛之地的深层原因了。禄充的人文之所以昌隆,除了秀水奇山、涵养灵气、滋人颖悟、人多聪慧外,另一个重要原因,禄充先辈多是明初自中原入滇,因军屯定居此地,有些原本就是中原世家望族,最具代表的应数杨氏家族。据杨氏宗谱记载,其先祖乃是江西望族,杨旭三入滇最终选择禄充定居后,延续先祖余绪,把中原文化重教兴学之风带人乡邑,使中原文化落地生根。还有就是杨明、杨汝河、许何衢、杨思荣、杨凝阳、许湘、张传甲等一批饱读诗书的本村科甲名士、地方硕儒的教育和引领。他们当中,特别是杨汝河(清乾隆甲午举人,一生未仕)、许何衢(翰林许湘父,工诗善画)两位先贤,一生中倾尽全力训育本村族内族外的子弟。而且,以这些人的学识,其师资素养决不亚于县学、府学的训导、教授。数百年来,禄充文昌宫一直是很有影响的一所乡村学校,这所村学不仅有像杨、许这样的硕儒名士任教,据传校址乃是禄充风水之文脉所在,乡绅耆老合议在此办学,学校形制建为“品”字,以便让全村子弟“灵气均沾”,共承文运,品学兼优,得升仕途。内外因缘促成禄充文运昌炽,还吸引了不少外村学子就读,或赶考前到此进香祈拜,禄充人称此为“育翰林秧儿”。许何衢炼出“禄充十景”,文昌宫列在其中,称“桂殿书声”。光绪癸卯翰林、昆明著名文士李坤,河西举人张联芳,清末状元袁嘉谷均有诗题赞,其中张联芳一首最为清妙:“如坐东山泗水滨,天香月色一番新。书香带韵飘云外,桂籍列名应有人。”几百年来,朗朗童声的清亮糅着桂花的馥郁缭绕在禄充明净的天空,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酝酿融化,如蜜一般浓稠滋润,使这里的人活得心胸格外豁朗,精神超迈。直到现在,禄充的老辈人还承续着这样一种精神风尚:别人或是子孙孝敬点什么好吃的,自己总舍不得吃,留待读书的小辈回来,仔细把娃娃的课业或是在学校的种种表现考问一番后,给他们吃,有时干脆用自己好不容易省下来的钱买一点东西放着,准备随时奖掖后生。于是,禄充的村街村巷中,你会经常看见这样的一幕:在娃娃们放学或是去上学的路上,老人们拦住娃娃,问课责业,满意的,给予褒赏;不满意的,一番教训。若恰好被家长遇见,不但对那些“多管闲事”的老者不怨不怒,反而感戴老者,诚心致谢。

就是这样的风尚,最终写就了一个小渔村惊人的文化传奇。至今读来,仍令人震心动魄,追慕钦羡。

禄充的历史有多久远,我们不得而知,据传,禄充的地名有芦冲(芦苇山冲)、鲁冲(鲁姓始居)、绿充(绿色蓊郁)等,而后演变为禄充——就字面意思,应该是福禄充裕之地。从地名的演变到定格,透露出小村的发展史,由自然到人文,由蛮荒到文明。而文明的肇始,则在明朝。杨氏后裔现存一份明嘉靖年间的绢质地契原件,又发现隆庆、万历年间墓碑各一通,是汉文化植根这个荒僻渔村的有力证据。明朝前期,来自中原的杨、许、谢等家族屯居禄充,尤其杨氏先祖杨旭三自中原入滇后,在滇中一带游学,居无定所,后偶然来到禄充,眼前一亮,触心动弦,惊叹好一方风水宝地,即在此落居定根,生息繁衍,耕读为业。崇尚天人合一的汉文化与禄充蓝天白云碧山秀水邂逅,中原的诗情撞见高原的画意,两厢凑泊,书声和着涛声,一个文化的奇迹便悄然孕育。历史的书页翻至满清,朝代虽迭,而文脉不绝,那颗文明的种子经过海雨天风的滋养,正如环村巨榕,已然根深叶茂,开花结果。康熙年间,杨枝焕、杨茂材兄弟及其侄杨晟先后选拔贡生,开禄充登籍科第先声。杨枝焕、杨茂材族子杨明又于雍正十三年得选恩贡,先任新平县儒学教谕,后归隐乡里。杨明史称“文才超群”,回乡后颇富名望,得澂江知府来鸣谦激赏,曾题“天南文凤”一额赞誉,此额一直悬于杨氏宗祠正堂。杨明回乡后,倡建宗祠、置祖墓、修族谱,于宗祠内办私塾,训育乡里族众,对杨氏一门的教育和昌荣有不可磨灭的贡献,也极大地影响了全村崇尚文教的风气。杨明之后,杨氏族人和小渔村濡染翰墨,俊彦辈出,一发不可收拾,如村前春波叠浪,一湖奔涌。二百年间,一个仅几十户人家的小渔村,载于文献志书者,中进士3人;敕授翰林院庶吉士2人;举人10人,副榜2人,恩拔岁贡16人,见于宗谱墓碑者尚有4人。最鼎盛时期,当在乾隆嘉庆年间,杨汝河(字杏川)于乾隆甲午乡试得第三十三名,中举人。杏川先生一生未仕,而以其道德学识,急公好义,排难解困,为贤乡里,尤其“集款擘画,建筑宫学”,深得乡梓“仰赞”。其祖先掘开文教之源泉,而先生则倾其一生,开渠引流,惠泽乡邑。此后,文风大盛,仅杨氏家族就出了汝海、汝洙、汝湄、秉谦、秉咸;凝阳、正阳、迎阳;思奇、思荣、思舜、思忠;得寿、佩程等近二十位士人才俊。继杨汝河之后,“学问淹通”的许何衢也是一生“授徒乡里”,嘉道年间乡里贤达多出其门。杨汝河后裔杨思荣中嘉庆辛未科进士,钦点翰林院庶吉士,是禄充的第一位进士,也是当时江川县的首位翰林。阅六载,杨思荣族叔杨凝阳又榜上有名,得中进士,一村一族,叔侄二人脚跟脚踏进红墙丹墀,何其荣耀!旧志记载:“一时郡邑倾动,冠盖幅集,乡人奔走,连日喜庆;官为建‘双封桥’於村外,以彰其盛。此二桥村人称大、小新桥。杨氏宗祠有一联‘七世联科宏开玉堂金马,三鱣兆瑞继起虎贲龙吟’。”写出了杨氏一门的骄傲。其后,有神童之称的许湘以十七岁的风采年华中进士授翰林,把一个小渔村的倜傥风流在碧瓦深院再度演绎,英雄少年携手耆老乡贤,搅动了嘉庆朝廷,何其壮哉!

自此,禄充这个偏于一隅的小渔村,有了一个傲立于世的美誉——“一门双进士,百步两翰林”,作为禄充的文化名片,遐迩播撒,令人钦慕。“一门双进士,百步两翰林”既是禄充文运昌隆的象征,也是禄充文化的登峰造极。可以想见,那个时代的禄充,喜报频传,荣光笼村;青山舒颜,碧波欢腾,鸢飞鱼跃。这样一种欣欣向荣的文化气象,郁郁乎彬彬乎蔚然成风,积淀为举村崇文尚道的传统,于是,读书,成了村人自觉自为的追求。文昌宫童子的书声和着风声水声,绵延不绝。学子们揽得文笔山的清俊,拓着砚台山的浑厚,倚着笔架山的玲珑,展纸研磨,饱蘸抚仙湖的玉液,挥洒人生的意趣,抒写生命的情志,最终把他们的梦想定格在金碧辉煌的庙廊丹墀,演绎出小村一代一代的风流文韵。

另:据不完全统计,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,禄充村以读书等方式“走出去”(参加工作)的不少于200人,其中具有大中专学历者占百分之八十以上。有许多家庭,从父辈到儿孙,举家均以读书一径而在外工作,老家人去屋空,禄充成了他们心中永远怀想的美丽故乡。

联云:“尽得风流亦人文盛事,不须弦管有山水清音。”18个字写出了禄充的好,禄充人的确也没有辜负这方山水,饱蘸着她的灵性,不仅活出了一种自在,也活出了一种品质,足为世人追慕。


编辑:韩娅娇
分享到:
版权所有 玉溪旅游网(www.yuxitour.com)
主办单位:玉溪市旅游发展委员会 网站备案 滇ICP备15002224号
制作单位:玉溪网